微酒

hhhhhh介里是个小智障

【忘羡】《同道不曾殊途》


这究竟是第几次问灵了?
蓝忘机不知道。

一次次在乱葬岗上寻找那人的一点点踪迹,一点点魂魄,终是无果。
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魏婴是否存在过。
一个人,一个曾经与自己说笑的人,一朝消失,便无影无踪。连个魂魄星子都不剩。
似乎是大快人心。

人人都盼这夷陵老祖不要卷土重来,最好死个透,死个彻彻底底,最好魂飞魄散。
也许在乎魏无羡的死的死,挫骨扬灰的挫骨扬灰,活着的,就剩他一个了吧。
如同痴妄般地盼着这一切有一个头,可是源又在何处?

琴声是无比的清冷,又是无比的凄凉。
弦音颤了那么细微一下,蓝忘机的手也顿住。
有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这个人,给他带来的希冀,真是太大了。

魏婴以前最喜欢天子笑。
可自己不擅长喝酒的。
魏婴是云梦人,嗜辣。
可自己是姑苏人,饮食清淡。
和他的区别不仅是这些习性,还有道。
魏婴炼鬼道,为人所不齿。
蓝湛修正道,为世家典范。
一点点汇聚成海。

既不曾同道,亦不能同归。

三十三道鞭痕的疼痛依旧历历在目,而令蓝忘机负此伤的那个人却不知踪迹。
说不定是因为愧疚不敢见我了吧。
就这样也好。

当莫玄羽吹出一曲忘羡时,蓝忘机的眸子里有了失去很久的东西。
好久不见。

提灯的人

二刷《天官》,发现最心疼的竟然是戚容。
说实话看第一遍的时候,就是觉得他是一个搞笑担当,承包全场笑点,好像就没了。
因为第一遍主要看花怜的感情线,以至于看到最后叭叭容为了谷子死的时候,完全就是懵的。
后来二刷就觉得,其实戚容,也……蛮可爱的?

从一开始把谷子父子抓来吃,到后来用魂飞魄散换谷子平安,他是真的把谷子当儿子了。

细细想来,戚容真的是一个可悲的人物 。
生前被人嫌弃,身后亦如此。
他对谢怜的崇拜过于疯狂,不能容忍任何人侮辱、践踏谢怜。可是当谢怜打了败仗之后,他却带领一帮人,砸了太子殿,到处修建太子跪像。
谢怜于他是信仰,是支柱,是让他在这世间保持理智的人。
于是他疯了,似乎永远都很亢奋。
你是神啊,你怎么会败的?
有你在,仙乐一定会赢对不对?
亲手毁掉自己的信仰的感受一定不好。
谢怜对他似乎也没那么好,除了小时候维护他一次,貌似也没了,反而动不动关他禁闭。
可是戚容却依然视他为最尊敬之人。
也许是因为相貌太相像,戚容把谢怜当做了另一个自己,那个完美的自己。
可是当这一切轰然崩塌之时,所有的崇敬都变成了无边际的恨意。
他,恨啊,恨谢怜为什么会输,恨这上天对他如此不公。
小镜王无非一个名号,真正尊敬他的有几人?
他的母亲在不被皇室接纳时,活得甚至不如平民百姓,戚容的父亲带给他们母子俩的是无尽的黑暗。
当戚容非常兴奋的要帮谢怜诅咒永安人时,谢怜突然想起,谢怜的父亲也是永安人。
戚容有多恨永安,就有多恨自己的身份。
想起来真的是莫大的悲哀,一心想要复兴仙乐的,竟然是被人所看不起的戚容。

如果说花花是因为对怜怜的爱意而存留在这世上,那么叭叭容剩下的,真的只有怨了。
这上天入地似乎就没有他不恨的人。谢怜说。
好像也的确如此,成鬼需要执念,如果戚容的执念仅仅只是灭掉永安皇室,那么,谢怜早就见不到他了。
他的执念究竟是什么,墨香大大没有说。
不可能是看怜怜笑话。
他怀念的,崇敬的,一一离他远去,逐渐变成了天边的一道孤影。
他说自己是饿死鬼,饿死,应当是非常不好受的。可是,他貌似也不怎么在意。
他在意的,是谁使他仅剩一点点慰藉,在漫长的岁月里消失不见。
可是又有什么意义呢?国主,皇后都已逝去,仙乐已经覆灭,皇室已经易姓。那些有的没的,都不重要了。
他喧哗着,力图证明自己的存在,可是根本就没有人在乎。
他是小镜王时,所有的人对他的地位阿谀奉承,讨好他,却没有人真正尊重他。
他是青灯夜游时,手下的小鬼只是忌惮他的实力,把他当成依靠,一旦他力量不再,那么他又会孤身一人。
谢怜在最落魄时,有花城,也许谢怜不知,但是,在这世上他还有一片可以依赖的温暖之地。
但戚容没有,他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他和薛洋有点像,都有一个人曾经点亮了黑暗的前方,不过薛洋失手将那点光毁了,而戚容,却用了全力去保护。
谷子的出现,一开始是黯淡的光芒,后来却亮如白昼。
但戚容从谷子身上看到了依赖,也得到了自己从未拥有过的父爱。
“便宜儿子”“老子就是把他养肥了来吃”戚容说这些话,可能是在给自己一点安慰。
他始终是十恶不赦之人,不能与太子表哥相比。那样只会输得愈发惨烈。
他在吃人时,还知道躲起来,不让谷子看见。
或有或无,他也在默默改变。

“老子有儿子!你们再过八百年也别想有!”
听起来有点好笑,戚容,四大害之一,好歹也是一方鬼王,一生唯一的骄傲竟然是这个捡来的便宜儿子。
花城说的对,他有哪点能让人看得起?
好像也确实如此。
那就证明给他们看,我有个儿子,有一个在乎我的人,有一个崇拜我的人。

他一直跌跌撞撞的在无光的路上寻找一丝亮光,却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提灯的人。
谷子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会为他伤心,为他难过,会因为他的死而嚎啕大哭的人。
就这样,他从提灯的人变成了一盏灯,永远在谷子的心里闪着微弱的光。
谷子早就明白戚容不是自己的爹爹,但是这点鬼火,却比任何人对自己都好。
倾其所有,包括那条从未被人在意过的生命。
他明白这点,有点迟了。
在熊熊烈火之中,他突然笑了,他以为自己在八百年前就失去了所有的情感。
但是就要魂飞魄散啦。
就这样吧。
一如当年那个心中无怨无恨的小镜王殿下。
——————————————————————————————
分割线
戚容不是一个好人 也不是一个彻底的坏人。
有的人存在,就是所谓的“善”,而有的人存在,就是“恶”。
戚容杀了很多人,所以他绝对不可能洗白。
并不是所有手上有血债的都是坏人,比如谢怜,比如贺玄。
但他不是,他杀的是无辜的人。也许就像他自己所说,谢怜杀的士兵与平民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谢怜只是为国而战,于情于理,都是没有问题的。但谢怜心里却仍有内疚。
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差别。
谢怜就是“善”,戚容就是“恶”。
他们不为任何的目的,只是站在了对立面。
这就是善恶之别。戚容背负的债很沉,所以他不会有好报,不可能如花城黑水一样归于平静。
在三界中,他只是一个小角色,没有他,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任何损失。
因为他早就该消失了。

以下是个人观点
我觉得fafa也不一定干净,毕竟那33个神官好像也没怎么吧?除了比较自大一点貌似也没错啊。
花城给我的感觉就是太围着怜怜转,好像没有自己的个性什么的。相比于之下,戚容还更有性格。
他们两个都曾经是谢怜最忠诚的信徒,但是后来的分歧导致了最后的结局。
大概这就是主角光环吧。